• <address id="h2zq4"><dl id="h2zq4"></dl></address><video id="h2zq4"></video>

    1. <mark id="h2zq4"></mark><wbr id="h2zq4"><input id="h2zq4"></input></wbr>

      <b id="h2zq4"></b>

      <small id="h2zq4"><dl id="h2zq4"></dl></small>
      <b id="h2zq4"></b><video id="h2zq4"><mark id="h2zq4"><div id="h2zq4"></div></mark></video>
      <source id="h2zq4"><input id="h2zq4"><big id="h2zq4"></big></input></source><acronym id="h2zq4"><tr id="h2zq4"><delect id="h2zq4"></delect></tr></acronym>
      1. <sub id="h2zq4"></sub>
        首頁>手游>B站入股心動,更顯騰訊流量焦慮
        B站入股心動,更顯騰訊流量焦慮

        B站入股心動,更顯騰訊流量焦慮

        來源TGBUS原創作者王佩2021-04-07 06:03

        B站入股心動,更顯騰訊流量焦慮

        上海心動網絡4月1日發布公告稱,B站將以9.6億港元購買公司4.72%的股份,消息曝光后,次日B站和心動的股價均現不同程度上漲,反映出市場對此次雙方的合作看好。

        心動在3月底發布了2020年財報,財報顯示,公司毛利和利潤均下跌,原因在于公司已經運營了4年之久的主力游戲《仙境傳說M》開始走向下滑,然而新游戲又沒有能跟上。

        B站入股心動,更顯騰訊流量焦慮

        換句話說,就是上了這么多游戲,沒一個是爆款,相比莉莉絲、米哈游、鷹角、散爆等同在上海的手游企業,心動這一點確實令人尷尬。

        為此公司新增了超過500人的研發團隊,這或許是心動此次進行融資的原因。

        至于B站,游戲業務也遇到了增長乏力的同樣問題,卻不缺錢,在這個節骨眼上,B站投資心動,頗有點“抱團取暖”的意思。

        意在TapTap

        但實際上此次融資B站是看中了心動TapTap業務的流量。

        心動2020年財報顯示,TapTap中國版平均月活MAU為2570萬,同比增長43.7%;海外版平均月活MAU為481萬,同比增長330.9%。

        B站入股心動,更顯騰訊流量焦慮

        對心動維持“買入”評級的中信證券分析師認為,“TapTap有望成為用戶泛游戲行為(觀看游戲內容、玩游戲、社交等)的入口,預計2021-23年平臺MAU有望達到3402/4300/5250萬。”

        雖然當前TapTap的月活與騰訊等巨頭不能比,但正是對TapTap日后發展的看好,B站此次才提前布局。

        為何是TapTap

        TapTap成立于2016年,從一開始,TapTap就意圖打造一個社區加游戲推薦的平臺。

        TapTap不與開發者分成,靠玩家真實打分和口碑來推薦游戲,廣告來進行盈利,其運作機制,有點兒像豆瓣。

        在上線五年后,TapTap已經成長成為一家重要的安卓游戲分發垂直渠道。

        在TapTap的歷次融資中,你可以找到網易、吉比特、飛魚等手游公司的名字,而心動的招股說明書中,曾透露字節跳動、米哈游、莉莉絲和疊紙都是公司的基石投資者。

        椰島、三七互娛、游族網絡和IGG,也曾先后投資過心動,這一次,又加上B站和阿里的名字。

        這些游戲公司投資心動/TapTap,或多或少都是看中了其安卓手游分發渠道。

        渠道變革

        長久以來,國內安卓游戲的流量主要來自于以Oppo、Vivo和華為為代表的國內手機廠商應用商店和騰訊。

        B站入股心動,更顯騰訊流量焦慮

        Oppo、Vivo和華為主要靠的是手機中的應用商店預裝,而騰訊則主要靠微信和QQ。

        根據騰訊3月24日公布的2020年年報,微信全球月活MAU是12.3億,QQ 的月活MAU是5.9億。

        因此,一款游戲的安卓版想要獲得用戶,要么就接受Oppo、Vivo和華為的五五分成,要么就交給騰訊發行,接受更為嚴苛的一九分成。

        作為中國最大的游戲公司,騰訊雖然手握微信、QQ兩大社交軟件,仍然對流量發愁:在2021年春節期間,華為應用商店就因為分成原因將所有騰訊游戲全部下架。

        而在騰訊的2020年年報中,還隱藏著一個更大的危機:那就是未成年人最喜歡的社交平臺QQ,其月活MAU是在下降的,同比下降了8.1%。

        騰訊正在失去流量,流量哪去了?答案是字節跳動:不但米哈游的《原神》在國內完美的繞過了手機廠商和騰訊,就連騰訊自己,也不得不花錢去頭條系上買量。

        這部分流量有多少,一些機構的數據是總量達幾百億,據騰訊內部人士稱,市面上高達40%以上的流量掌握在字節手中。

        字節跳動旗下產品Tiktok(抖音)是全球最受歡迎的短視頻工具,3月22日,字節跳動收購東南亞最大MOBA手游戲運營商沐瞳科技,據稱收購價格高達40億美元。

        收購完成之后,字節跳動在海外游戲市場直接向騰訊發起了挑戰。憑借Tiktok這一最大分發渠道,《王者榮耀》海外版的路更不好走了。

        未來趨勢

        業界有一種聲音,那就是在抖音等擁有巨大流量的買量平臺出現之后,開發商將不再單純依賴依靠手機廠商所擁有的應用商店渠道和騰訊。

        據數據機構易觀近期發布的《2020中國移動游戲市場年度分析》顯示,近一年來,硬件渠道和三方渠道都出現了不同程度的增長停滯,只有B站、TapTap等垂直渠道出現了明顯增長。

        B站入股心動,更顯騰訊流量焦慮

        廠商們的選擇更多了:或者直接向字節跳動買量,或者選擇B站、TapTap等垂直渠道。

        之前椰島的《江南百景圖》、莉莉絲的《萬國覺醒》和這次米哈游的《原神》都不約而同的選擇了避開硬件和三分渠道的方式。

        可以預計,將來還會有更多廠商和更多作品試水這種方式,畢竟“沒有中間商賺差價”這種好事,誰不愿意試試呢。

        最后總結

        在游戲發行方面,B站與TapTap一樣,同為垂直渠道,此次B站注資心動,可以算是“化敵為友”的操作。

        而渠道的變更,也凸顯出騰訊所面臨的流量焦慮:雖然手握兩個流量最大的社交應用,但仍然不得不去頭條系買量,或者收入被手機廠商分去一半。

        那么騰訊是此次B站入股心動的最大輸家嗎?也不能這么說,畢竟騰訊還是B站最大的機構股東,其所持股份甚至超過了B站董事長陳睿。

        回到頂部
        在线看片免费不卡人成视频,欧美激情第1页,免费全部高h视频在线观看,半裸尤物 网站地图